曾道人特码六肖中特
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律檢查委員會 廣西壯族自治區監察委員會 主辦  

從凈土走向囚牢
——容縣中學原三名校長違紀違法案例警示

來源:廣西紀檢監察網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12日 15:56 打印

  “學高為師,身正為范”,然而卻仍有極少數教育工作者不能堅守底線,身居校園凈土卻身陷污泥不能自拔,最終走向囚牢。本文以容縣中學原校長楊轉邦、寧樹志,原副校長余榮等人違紀違法案為述,希望廣大黨員干部以案為警,以例為鑒。

 

 

一 敗給“軟伎倆”的硬派校長

 

  “嚴肅、嚴格、嚴厲,教學成績突出,管理有魄力。”在容縣中學師生眼中,原校長楊轉邦是這樣一位硬朗而優秀的教師和領導者,不曾料想正是這樣一位“硬派”作風的校長卻敗給自已所施的 “軟伎倆”。

 

         創設 “校長特別開支”

 

  楊轉邦自1985年大學畢業后,就一直從事教育事業。在基層鄉鎮學校當了7年普通教師后,因成績突出調入縣城重點中學任教,此后便一路從政教副主任干到副校長,并于2007年9月提任到容縣中學擔任校長職務。一路的職務升遷,記載了他奮斗的足跡。

 

  可以說,他在學校領導崗位干了十多年,他的教學成績在一定程度上獲得了廣大師生、社會各界的認可。但也是在這十多年里,其膨脹心理日益占據上風,自持“一把手”權力,專斷獨行,忽略了政治學習,忽略了自我修養提高,以致將黨紀法規全然不顧,為所欲為。


  創設 “校長特別開支”這一違規經費開支項目就是楊轉邦剛愎自用,我行我素,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帶頭破規矩、頂風作案的典型表現。

 

  “今天召集大家開個小會,就是想讓大家想想辦法看套點錢出來用于學校各項行政賬上不能開支的費用。”在擔任容縣中學校長期間的某天,楊轉邦召集學校4名食堂管理人員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參會的幾個人都知道校長向來以“一言堂”的方式處事,其定調了的事情基本很難改變,加之這事情估摸著也對自已有好處,于是紛紛附合。經一番斟酌密謀,參會幾個人最后決定通過加大、虛列食品支出的方式套取學生伙食費出來,建立一個“小金庫”用于違規開銷各項學校及學校領導產生的各項費用。

 

  于是憑著“校領導主持的集體討論決定”, 自2011年9月至2014年8月楊轉邦就伙同食堂管理人員韓國寶、張一平等人通過虛開、加大、篡改食堂食材采購單價等手段套取出了高達259萬多元的學生伙食費作為“小金庫”資金。

 

  面對套取出來的巨額違規資金,楊轉邦提出其作為校長,需要開展很多外聯工作,為此要從中設置“校長特別開支”予以保障工作順利開展。于是從2011年開始,其便以這一子虛烏有的名義每月少則從中支取5000元,多則從中支取20000元,短短三年間,從中便支取31萬元之多,并主要用于個人生活開支。

 

  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在楊轉邦的默許及影響下,容縣中學多名后勤干部,也是有持無恐,集體瘋狂作案,頻頻以“加班費”、“食堂管理費”等名義進行私分 “小金庫”里的資金,多的分到了30.8萬元,最少的也分到14多萬元,數額之大,對學校師生利益損害之嚴重,社會影響之惡劣讓人瞠目咂舌。

 

  2016年1月,楊轉邦被紀委立案審查。緊隨其后,該校的6名教職工也紛紛被紀律審查,單位呈現塌方式腐敗。

 

  逢年過節收紅包

 

   “節前祝福,小小意思,不成敬意。”2007年至2014年間,正值容縣中學大興土木,多幢教學樓、學生住宿樓建設工程開工建設。為可以承攬更多的學校工程,撈取到更多的商業利益,多名建筑老板對楊轉邦實施了“放長線釣大魚”的“圍獵”。每逢春節、中秋等中國傳統節假日,這些建筑老板都會以“借”的形式給楊轉邦送上1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現金紅包。

 

  “這種收受建筑商好處費的行為不會給單位造成什么損失,而且只有天知、地知、建筑商知、我知,沒人會捅出去的,不收白不收!”抱著如此僥幸心理,楊轉邦的紀律防線逐漸被擊破。

 

  楊轉邦在收受紅包中嘗到了權錢交易的甜頭,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在任七年間,每個中秋與春節等節假日都沒落下,共計收受4名工程承包商送給的節日好處費174800元。

 

  剛開始收受現金紅包時,楊轉邦還避諱一下旁人的眼光,多在家里進行,而隨著“紅包炮彈”的常化態攻擊,其對于這種收受賄賂的違紀違法行為變得越來越理所當然,好幾次將收錢的地點轉到了學校的辦公室,儼然把校長的權責變成了“變現”的砝碼,而其貪腐的“胃口”也變得越來越大。

 

  在給其經常送好處費的人中有一位梁姓建筑老板,甚是舍得下血本,幾乎每個傳統節日都會送上10000塊以上的大紅包,甚得楊轉邦另眼相看。正因為如此,2009年7月楊轉邦再次約見了梁老板,一陣顧左右而言他的寒暄后,其道出了近來“兒子現在國外經商,近期資金周轉遇到點問題”的煩惱。而梁老板憑著多年商場歷練出的敏感商業觸覺,自然一點就明,沒過幾天就給楊轉邦送來了60000元,同時不忘提出“校長,希望那個你收下來,以后在工程上多關照一下我”,楊轉邦默許收下。

 

  廉政教育當過場

 

  古人語“智如泉涌,行可以為表儀者,人師也”,楊轉邦長期在學校擔任思想品德課及思想政治的老師,可以說具有較為豐富的思想政治及法紀教育經驗,不管是在思想品德上,還是在行動上都本應成為學生與社會大眾的表率。但在實際情況卻是背道而馳,而且越走越遠。

 

  “雖然學校經常開展廉政教育,但我覺得那都只是在搞形式。”楊轉邦雖然當了十多年的思想政治老師,雖然是一名共產黨員,而且還擔任學校的黨支部書記職務,但從不把政治學習和廉政教育學習當一回事。思想上忘記了為人師表的身份,忘記共產黨人入黨的初衷,法紀意識十分淡薄,工作中不遵循民主集中制,一意孤行,處事隨心所欲,學校教職員工對其很是不滿。

 

  “總覺得自已從不索賄,別人主動送紅包,應不算什么問題,也不會出事”“如果知道后果這么嚴重,應該會嚴格管控自已,不至于滑向犯罪的深淵而不能自拔。”這些楊轉邦在看守所寫下的語句,不僅道出了當年他權力異化的有持無恐,更道出了他那自欺欺人的僥幸心理。

 

  2016年5月,楊轉邦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將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2017年11月,經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楊遠邦因犯貪污、受賄罪數罪并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七萬元。

 

  “本來再過幾年,我就可以退休,安穩地過上安穩的晚年生活,閑暇在家陪伴妻兒......,但如今卻走到了這一地步,每天面對陰冷的鐵門鐵窗和小小的四方天,真真正正感受到了痛心疾首,代價巨大,悔不當初!” 案發后楊轉邦姍姍來遲的懺悔,為時已晚。

 

 

二 敗給“舊慣例”的新任校長

 

  “我現在覺得甚是羞愧難當,已再沒有臉面去面對自己的家人、學生、同事、朋友……”案發后,寧樹志對自己當初的違紀違法行為懊悔不已。

 

  寧樹志,2014年9月接任楊轉邦,擔任容縣中學副校長職務(主持全面工作),2015年10月正式任職該校校長,2016年1月其因涉嫌貪污罪、受賄罪被刑事拘留。從其初到該校任職主要領導,到因經濟問題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僅僅經過了13個月。這短短的一年多時間里,他貪污了33萬元。案發后,當地社會各界一片嘩然。

 

  被不一樣“甜頭”撞暈的履新校長

 

  寧樹志初到容縣中學履職時,該校正在奮力創建廣西特色中學及示范性高中,學校各項硬件、軟件建設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又因前幾年學校的升學率在全縣同類學校中排名稍為靠后,為此有著豐富高中教育與學校管理經驗的寧樹志暗下決心,要大干一場,爭取扭轉該學校成績落后、影響力下降的局面。

 

  自負滿滿的寧樹志到崗不久,食堂管理人員韓國寶就找到了他,向其匯報了學校食堂的整體財務狀況,其中尤為神秘的向其介紹了學校食堂在前任校長管理時,通過虛開、加大、篡改食堂食材采購單價等手段套取學生伙食費私設小金庫,并從中設置一筆數額不少的“校長活動經費”供校長自由支配使用的慣例。

 

  彼時,剛走上學校主要領導崗位的寧樹志,頓時感覺到了校長這一職位的“與眾不同”與“特權所在”,暗暗盤算既然上一任領導能用,自己應該也能用,于是作出了“那就還按原來的慣例來辦”的指示。為此,到職僅兩個月,寧樹志就分多次將20000元 的“校長活動經費”收入了自己的私人口袋。

 

  此時此刻,兩個月前履新職時組織給予的廉政提醒談話,平日里警示教育課上反復強調的警醒話語,還有黨員干部不可觸碰的黨紀黨規“高壓線”及不可踐踏的法律底線,都被寧樹志統統拋在了腦后。

 

  上任16個月  貪污33萬元

 

  “我其實拿這些錢不是為了我自己,我是為了把學校辦好”,案發后,寧樹志總是用各種理由為自己辯解,但卻無法陳述明晰各筆錢款的去向。因為這些錢多被他用于了個人的生活開支。

 

  雖然從教多年,有著豐富教學經驗,甚至還在重點高中上過多年的思想政治品德課,但寧樹志卻沒有優秀教師“行可以為儀表”的品格。工作中的他,表面上鞠躬奉公,勤懇于教育事業;背地里卻沉迷于搞權錢交易,一直用那表面的假象作為托辭在欺騙上級組織、期騙群眾、期騙自已,以致最后東窗事發,仍悔悟不到自已錯誤產生的本質根源。

 

  在初嘗校長“特權”帶來的“甜頭”后,寧樹志對于金錢的貪欲一發不可收拾。依照“前任慣例”,短時不超一個多月,長時不超3個月,其就會從食堂的“小金庫”中支出少則1萬元,多則3或5萬元供自已自由支配使用,“小金庫”似乎已成為了其眼中一臺連軸轉印制鈔票的機器。

 

  于是在寧樹志任校長職務僅16個月的時間里,其就伙同食堂管理人員韓國寶等人通過虛開、加大、篡改食堂食材采購單價等手續套取學生伙食費約259.36萬元,再由韓國寶每月將校長經費、食堂管理人員加班費、食堂管理費等名義將錢分給各人。其中,寧樹志以校長經費名義從中分得了33萬元之多,而一次次伸出的貪婪之手,也將自已一步步推向了違紀違法的道路。

 

  對于好處  來者不拒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中央鐵腕懲治腐敗、持續糾正“四風”的高壓態勢下,黨風政風和社會風氣有了明顯好轉,但卻有個別黨員領導干部不收斂、不收手,頂風作案。寧樹志就是這么一個心存貪腐,不畏高壓,沒有懸崖勒馬,以致犯下嚴重錯誤的反面典型。

 

  除私設小金庫,肆無忌憚將其中的錢款據為已有,寧樹志還利用校長的職務便利,在采購學生食堂的食材過程中,在辦理學校建筑工程發包及驗收、工程款結算與撥付過程中,收受多名供應商及承建商人送給的好處費。對于送來的“好處費”,不管是肉雞供應商送的1000元,還是大米供給商送來的2000元,或者是建筑承建商送來的10000元,寧樹志都來者不拒。于是受賄的欲望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在城區兩所學校擔任校領導的短短幾年間,寧樹志就共收受了賄賂近9萬元。

 

  “開始我認為在過年過節收取供應商等人‘好處費’的行為問題不大,現在才知道問題不小。”到案后,寧樹志才對自已當初的所作所為開始進行反思。然而也只能對著鐵窗感嘆“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云”“人生最大的悲哀是失去自由”。

 

  2016年5月寧樹志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7 年11月經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寧樹志犯貪污罪、受賄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二萬元。

 

 

三 敗給“老熟人”的后勤副校長

 

  余榮,原容縣中學副校長,主要分管學校的后勤管理及基建工作。

 

  2016年5月余榮因違反廉潔紀律,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并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2017 年11月經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余榮犯貪污罪、受賄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十二萬元。

 

  因為熟悉  所以不設防

 

  余榮出生在一個普通的教師家庭,從小學到大學,品學兼優,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父母眼中的好孩子。1988年大學畢業后,服從分配到某鄉鎮中學任教。

 

  當時鄉鎮學校條件艱苦,離家又遠,但他以校為家,滿懷熱情投入工作,努力提高自已的政治理論水平,提高自已的師德素養。因表現優秀,1992年調任到容縣中學工作,一路從后勤總務干到總務處副主任,到容縣中學副校長。

 

  “事業上我不斷進步,取得了一定的成績,但忽略了政治思想上的改造,思想沒有和工作齊步并進。工作上的成績讓我沾沾自喜了。由于思想松懈,我把黨紀國法都拋在了腦后,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回顧自已的成長歷程,余榮也曾有過驕傲和自豪,但更多的是對自已如今身陷牢獄狀況的痛心和后悔。
 

  自1993年至2015年的20多年間,余榮一直在后勤服務崗位工作,由于長期負責從事后勤服務,特別是學校基建工作,余榮與承建學校各個工程項目的建筑老板接觸甚為頻繁。

 

  學校建設工程投資金額大、施工周期長、施工項目多,老板們每次過來或與余榮對接工程進展,或進行工程驗收,或辦理工程款結算手續,有時幾天見一次面,有時幾乎每天都能碰個照面,除了主談業務工作,也會偶爾閑聊幾句,寒暄一番,彼此間變得越來越熟絡。

 

  利用這份熟絡,這些時常打照面的建筑老板向余榮打出了感情投資牌,逢年過節就會給他送去一點“意思”表示,以希望通過這個分管基建的副校長可以長期在工程發標、項目驗收及款項結算中多獲得“照顧”。而余榮面對這些熟人老板不斷的“糖衣炮彈”,思想逐漸麻痹,沒有了設防。

 

  “當建筑工頭梁老板送給我第一個紅包時,我拒絕過;但第二次送給我時,我接受了,內心想著反正我也沒有在項目質量上馬虎,只要嚴格管理監督,公事公辦就行了。他送的紅包是他個人的合理利潤,并沒有損害到學校的利益。”

 

  就是在這種自欺欺人的心理暗示作用下,余榮逢年過節便會收受建筑工程老板送到來的大小“紅包”,有時是1000元,有時是5000元,有時是10000元或20000元。這些錢多被其用于家庭的日常生活開支了。期間,面對越來越嚴峻的反腐高壓態勢,余榮心里也有過顧慮,心情也復雜矛盾,也想過可能有一天會被查辦,但還是抱著僥幸心理繼續下去。

 

  因為松懈  身陷“圍獵”

 

  為改變學校師生學習生活環境,2014年容縣中學啟動運動場改造工程,預計投入462萬元對原有的泥土面運動場進行塑膠鋪設改造。

 

  面對如此備受師生關注和社會各界關注的大項目,學校上下都很重視。2014年年末,塑膠運動場鋪設工作已接近尾聲。按照項目合同書的約定,只要該項目驗收通過,分管建筑工程的學校領導在項目支付時簽字確認,學校校長在撥款審批單上簽字后,承建商就可以如期拿到工程款。

 

  “請余副在工程的驗收及工程款的撥付中多多‘關照’,小小意思請收下。”為能順利通過驗收,快些結清這筆400多萬元的巨額工程款,2015年春節期間,承建該塑膠運動場項目的廣西某華建設工程公司老板沈某找到了當時分管容縣中學建筑工程的學校領導余榮。一番恭維的話語后,沈某給余榮遞去了一個鼓鼓的灰色紙袋。余榮早已從勉強接受到習以為常,于是沒有過多推辭,便接過了那沉甸甸的紙袋。過后一數,這一筆數目不小,足足10萬元。

 

   “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余榮收了沈某的好處費后,在該項目的驗收及工程款結算過程中,很是積極配合與幫助溝通協調。 如此一番努力之下,該公司在工程完畢后不久的2015年2月就順利得到300萬的工程結算拔款,剩余部分也于當年6月全部拔付到位。

 

  “我認為他們是出于能夠按時得到工程撥款(才送的好處費),而這并沒有侵害到其他的利益,所以才收下的。”正是在這種心理的作祟下,余榮在擔任容縣中學總務副主任、副校長的十多年期間,在辦理容縣中學建筑工程發包及驗收、工程款結算與拔付等過程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多次收受多名工程承包商送給的好處費共計17.8萬元。

 

  “當我徹底坦白交待受賄行為時,我才發覺(自已)受賄金額高達17萬元,觸目驚心的數字令我心痛和悔恨。我忘記了自小父母教育我不是自已的東西不能拿的道理,辜負了組織的信任和培養,嚴重損害了黨的形象,損害了學校的利益,也害了家庭和我自已!”

 

后 記
 

  古有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教育后人要來不斷反復叩問自己的內心,讓生命的境界得到不斷提升。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向黨員干部強調要經常 “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以不斷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楊轉邦、寧樹志、余榮等人從中學高級教師、黨的領導干部,墮落成為腐敗分子,讓人唏噓不已,發人深省。究其原因,正如他們自已所說“平時不注意反思自已,不正視自已的問題和錯誤傾向,沒能及時警醒自已、防微杜漸、懸崖勒馬,以致在錯誤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跌下萬丈深淵”。權力是一把雙刃劍,各級領導干部當引以為戒、秉公用權。(容縣紀委監委)



 

編輯:覃玲

曾道人特码六肖中特 为什么玩不过时时彩赢了又输 下载APP送28元彩金100可提现 极速赛车软件怎么下载 鑫宝国娱乐pt游戏平台 sj四季娱乐 电子彩票 快乐时时是正规的吗 赌滚球害人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五湖四海论坛彩票开奖报码